择一处庭院享雅趣雄心

旅途寻迹,如果说哪里可以将当地伟大的精神财富、丰厚的物质遗产以及蛰伏于自然中的不可思议全部汇聚于脚步可以轻易丈量的方寸之地,那非当地的庭院莫属。

有时,庭院守护着当地人的心灵,比如西班牙阿尔卡拉小镇塞万提斯故居的庭院便是当地教师讲学授课之地,在塞万提斯的故乡,无需四壁白墙的教室,对小镇的居民来说,这所庭院便是一个天然课堂,撑起他们的生活哲学和艺术之心。

有时,庭院烘焙着最当地的市井味道,比如在巴林王国,游人可穿梭在民宅庭院中。院内,彩砖铺墙、硬木雕门、青石作阶,火柴盒似地围起典型的巴林生活,在这里,古老而舒适的生活方式与21世纪时尚的现代化生活节奏并存,还有一座座古老的风塔举着暖目的金黄,连接起万户起伏的屋顶和典型的当地日常。

有时,庭院则是让情感安放之所,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一处乡居院落内,一位银发老妪已在这里用传统方法制造奶酪数十春秋,院中木椅上的斑孔、松枝上的土腥,还有院角处葳蕤的花草、深浅的苔痕、鱼虫的呢喃、鸟雀的聒噪,都是她想要的小生活。她还喜欢从院中看远处的雪山与白云交叠,在日光坦然的照射下微芒,其间有雄鹰展翅,自在盘旋;正如她所言,活在远山之巅,日日闻万壑松声,目光所及,是高空长川,雪落群山,哪还记得人世沧桑几许?

韩屋是用树木、泥、石、稻草、瓦和纸建成的亲自然的韩国传统屋舍。首尔北村韩屋村村民金春福经常带领游客穿梭在这一栋栋屋舍和一座座庭院中。他说,韩屋在建造时需要考虑房子与环境、四季的关系,韩屋庭院的淡雅之美让游客印象深刻。“的确,砖墙下大大小小的酱菜坛子亦或百年古松,青瓦与木楞间落脚的鸟雀,都像在诉说着这间院落的历史与文化之美。在韩国,首尔北村韩屋村、全州韩屋村等,都较完好地保存了韩屋院落与韩屋建筑群。走进韩屋院落,享受一盏茶的清香,或是体验一场传统工艺带来的历史穿梭,一切都变得生动起来。” 韩国旅游发展局北京办事处媒体总监朱琳琳推荐说,“以庆尚北道安东市丰川面河回里北村宅为例,人们在庭院里可以邂逅一棵树龄达300多年的松树。院内有古松与砖瓦相伴数百年风霜,院外有洛东江诉说着历史绵长;传统韩屋院落之美,便在一砖一瓦、一步一回身之处,展现得淋漓尽致。”

从一个家庭的居住中心和生活场所,到一座城市甚至一个民族的文化和历史展示空间,在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庭院正因其内承载的历史、艺文而变成备受旅者青睐之地。但是,因厚重、迷人的庭院文化而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荣耀”却只被“科尔多瓦庭院节”独享。西班牙驻华大使馆旅游处媒体联络朱女士称科尔多瓦为“庭院与鲜花中的千年古城”,而每年5月在此举办的“科尔多瓦庭院节”,则被她形容为一个“花花世界”。因为,在节日期间,科尔多瓦人会用鲜花、瓷盘等装饰他们的私人庭院,并开门迎宾。期间,无数热爱庭院艺术的旅者也纷至沓来,满城葳蕤、全民尽欢。对旅者来说,在科尔多瓦庭院节期间拜访这座城市,不仅可悦目,更可赏心,因为科尔多瓦庭院从表象到内里都透着淋漓的艺术内涵,在这里,艺术不是没有温度的珍宝古玩,不是刻意雕琢的惺惺作态,而是对生活的快乐憧憬、恢弘想像和不期而遇的生活本身。

北京颐和安缦酒店则把院落中承载的悠长历史和丰厚文化带给了更多旅人。据颐和安缦副总经理高宇峰介绍,安缦的设计哲学讲究“取址独一无二的位置,然后一丝不苟探寻那个位置能够维持至今的历史风俗与独特文化细节”。正因如此,颐和安缦特别选址于与颐和园谐趣园一墙相隔之地,酒店的庭院便是明清的四合院。“院落内树影婆娑,垂柳依依,若干结满果实的树木和庭院深处暗香浮动的荷塘更是为院落平添了诗情画意。从进入酒店大门开始,一步一景,独具历史韵味的庭院建筑、各式彩绘、一草一木以及每一个牌匾都在向住客呈现着特色的明清建筑风格和皇家园林文化。” 高宇峰说道,“疫情之前我们有很大一部分客源为喜爱中国文化的外籍客人。如今,酒店客群则更加趋向本地化,主要为40岁以上的商务人士和具备一定消费能力的‘90后’。”

正如高宇峰所说,在后疫情时代,院落民宿和院落酒店已走进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的视野,这是因为,庭院类住宿业态不仅方便一个大家庭私享同堂之乐,也方便多个家庭结伴会友,此外,庭院可提供的幽雅环境、开阔空间、多元体验、在地文化还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将庭院酒店或民宿本身视为旅游目的地。以瑞士的庭院酒店为例,这些庭院酒店因有着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自然环境,而成为被游客视为自然风景的延伸,圣加仑瓦特阁古堡酒店便是如此。它隐藏在森林深处,其庭院是瑞士的迪米特动力有机花园。“这里的庭院花园是瑞士的国家园林遗产,得到了欧美有机认证中的最高级别——德米特认证。此外,酒店还会邀请各类专家在庭院中开设花园相关课程,花园的产品和收获也会提供给酒店有机厨房餐厅。”瑞士国家旅游局华北区经理皇甫一宁说道。

来自途家民宿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全国独栋或小院儿民宿预订最火爆的十大城市包括厦门、北京、丽江、成都等。其中,独栋小院儿民宿平均预订价格超过1000元/晚的目的地包括:海南省三亚陵水(1826元)、新疆尔自治区博尔塔拉(1652元)、海南省五指山市(1588元)等。2022年上半年,小院儿民宿订单增量最高的十大城市包括四川内江、内蒙古锡林郭勒、新疆石河子等。究其原因,途家民宿副总裁胡阳分析说,一方面由于疫情常态化,周边自驾游成为许多市民首选。周末和节假日全家人包个小院儿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在市场需求迅速增长下小院儿民宿也快速发展。另一方面,疫情下,用户对民宿的需求已不仅只是住宿,民宿与当地文化相结合外延出非常多的特色服务。

在众多民宿品牌中,西坡可谓此种翘楚,因选址不同,西坡的庭院也呈现出不同的景观和风情。隐匿于竹林深处的西坡莫干山,庭院被群山与竹海环抱;老榨油厂设计改造成的西坡千岛湖的庭院展现着兼容并蓄的风情与风貌;黄河岸边,坐拥塞上风光的西坡中卫则带来“摩洛哥版”庭院享受;还有万亩梯田之上的西坡江山,人们可以在上古村落里感受百年历史的夯土庭院;以及有着江南古镇的清瓦白墙,亦有修缮后海派风格的西坡震泽……西坡集团市场销售总监蒋峰介绍说:“在疫情影响下,消费者更加渴望独栋私密的庭院生活,如在庭院中品尝定制下午茶、体验户外天幕烧烤,或是在庭院中观看一场露天电影等,住客还可以预约手工糕点制作、植物印染等各类手工体验活动。”

蒋峰道出了当下人们对户外生活的向往,而“户外”也是疫情“重灾区”——餐饮业近年来不断探索的业务发展新通道,这也是庭院餐厅日渐走俏市场的重要原因之一。北京市丰台区网红庭院餐厅——丽鲸餐厅的创始人李婷婷是田园生活的追求者和有机生活的倡导者,她说:“丽鲸餐厅吸引游客的原因有三:一是疫情下室外用餐带给人们在社交距离上的安全感;二是丽鲸所坚持的从农场到餐桌的绿色原生态饮食概念;三则因为餐厅庭院里用花草树木打造的宜人田园场景。”

丽江墅家玉庐雪嵩院坐落于玉龙雪山脚下的原始村落玉湖村,雪嵩院总管家梅子从大城市来到这里工作已经很多年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说,在这里工作就是在享受生活。她喜欢穿梭在墅家玉庐的院落里,这让她有“静满全身”之感。在她眼里,这些院落就如从这片土地上生长出来的一般,和谐地融入了周围的自然环境中。“这些院落在丽江原有传统民居——三坊一照壁的基础上设计修而来,房子外墙由石头砌筑,拐角处以传统的纳西花格装饰。雪山融水绕屋潺潺,花木扶疏,这种场景,让人很容易随心情和视野放空。”而雪嵩院不仅吸引梅子留下来,也成为无数亲子家庭的“第二个家”。“在入住期间,他们喜欢穿上当地纳西的民族服饰,白天可在庭院内远观巍峨的玉龙雪山,俯视古老的村落,远眺繁华的丽江古城,夜晚则可仰望浩瀚的星空,围着篝火跳舞、枕着星星入眠。”

为了寻找内心的平静和快乐, Allegretto葡萄酒庄园第四代经营者道格拉斯·艾尔斯花了 13 年时间探索加州帕索罗布尔斯的风景和葡萄园,然后发现了东帕索罗布尔斯 20 英亩的壮丽土地可以完美地表达“allegretto”含义。据加州旅游局北京办公室负责人周宇介绍,在音乐术语中,“allegretto”一词指的是每分钟 112-120 拍的欢快节奏,它表达了一种快乐、有趣、和谐而有目的的生活态度,而这也是格拉斯·艾尔斯的生活愿景。“他将自己对花园、植物和树木的热爱和研究融入了庭院设计中,庭院中汇集了来自全球各地的植物和树木,它们在这里和谐生长。而庭院的建筑设计则运用了古代埃及人所使用的对称性和比例美学,以及其他古老的建筑法则,从铺有大理石的墙壁,到手工雕刻的文艺复兴风格的多拉塔石壁炉,每一个元素都经过精心挑选,让客人感到平静和快乐。现在,该地已经成为加利福尼亚中央海岸的完美遁世之处。”

而为了寻找理想庭院作为避世之所,更多的人选择踏上了远行的旅途,园艺作家、花园旅行家蔡丸子便是其中之一。“通常我们认为‘庭院’一词比较含蓄,适用于东方内敛的园林;而‘花园’一词更开放更轻松,用于西方的庭院。比利时有很多低调的私人庭院花园,明媚而灿烂,难得的是这些低调诚挚的花园主人,愿意打开自己的庭院之门,欢迎世界各国的游客前来参观。我想这反映了当地人平静但不失热情的生活方式。”

余光中曾在《还乡》中借院落表达深切的思乡之情,“跨进运河边江南的小镇,跨进电影里民初的院落,草长如忘,苔深似锁……”而人们对院落的依恋,除了那些回忆、期待和想象,还源于我们与生俱来的基因和对生活本初概念的定义。当置身于院落中时,那些少时年华和梦里韶光,那些朴实之心和真挚之情似乎从未稍离,它们,就在目之所及的一切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